亲,欢迎光临泡书吧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泡书吧 > 玄幻魔法 > 斗罗:开局俘获女神朱竹清 > 第295章 熟悉剧情的好福利,雪舞要打赌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295章 熟悉剧情的好福利,雪舞要打赌

“陆枫老师,我这样对吗?”见水月儿主动询问后,得到陆枫的关怀,有一位长发及腰的美少女,也大着胆子开口,似乎有意让动作有些不标准。

既然是这节课的老师,陆枫一视同仁,过去手把手纠正她。

“臀部抬高一些,嗯,就是这样,双腿并拢,大腿再绷直一些。”

“谢谢老师。”

少女身体微微颤,似乎不适应与男孩接触,甜美笑容中带有一丝羞怯,妙目里却流闪一丝兴奋与期待。

好一双漂亮的修长的美腿,闻着少女独有的体香,陆枫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的腿,口中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我叫邱若水,三十五级强攻系战魂尊,武魂是,碧莲薰鲈。”邱若水乖巧的应答。

“邱若水……我知道,你也是学院战队成员。”

陆枫记起天水学院战队中,是有一个女孩名字叫邱若水,武魂碧莲薰鲈,难怪长得也是美若天仙。

邱若水这样的美女,放在别的学院,就是校花级别,无数男孩追求,而在天水学院,她艳色被水冰儿、水月儿等遮盖,接触男生的机会都很少。

在阴盛阳无的天水学院,女孩们极度缺乏阴阳互补。

“陆枫老师知道我……”邱若水面色一喜,随即脸上又泛出几分落寞,“老师可能记错了,我还不是学院战队成员。”

“呃……你还不是?”陆枫怔了怔。

“但我会加油的,争取在这次选拔赛上,加入战队。”邱若水认真的道。

明白了。

邱若水是在这次选拔赛上才加入战队。

自己熟悉剧情,但不知道这细节,刚刚脱口而出,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闹出这乌龙,很失老师的体面啊。

陆枫略一思索,给出自信笑容,道:“我是说,你这次一定能成为学院战队成员。”

强行圆回去。

“咦,陆枫老师难道能未卜先知?”邱若水面带微笑,“有了老师的鼓励,我会更努力的。”

她给陆枫一个台阶。

故意把陆枫记错她当做是一种鼓励,帮陆枫化解尴尬。

陆枫点了点头,接受邱若水的好意,小姑娘很善良。

“还别说,陆枫老师真的可以未卜先知,他能摸骨算测算命运。”水月儿吃吃笑道。

听到这句,陆枫很想抡起手臂打在水月儿的浑圆上。

但现在得忍一忍,私下里再对俏皮的月儿进行体罚。

“真的?”邱若水将信将疑。

“当然是真的,他就帮我摸手骨算过,很准的。”水月儿率直天真,略显羞涩的道。

与陆枫第一次见面时,水月儿负责招待他,陆枫帮她摸骨测算,说她要找一个男友,解决五行缺木的问题,结果她很快找到了,就是陆枫本人。

众女听水月儿这么一说,勾起了好奇心。

“可是,陆枫老师没有给若水摸手骨。”雪舞道。

陆枫讪笑道:

“腿骨,也行。”

刚刚他的手在邱若水玉腿上停留过一段时间,帮她调整姿态,从臀部到玉足。

熟知剧情的他,对一些事情,的确能“未卜先知”。

“这样也可以?那请陆枫老师也帮我测算一下吧,看我能不能进入学院战队。”又一位大胆的少女勇于尝试新奇事物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陆枫问。

“顾清波,三十六级敏攻系战魂尊,武魂是,苍蓝旗鱼。”

“好,我看看。”

陆枫故作高深的伸手揉在顾清波的玉足,然后缓缓向上滑动,感受那触感。

脑海中打开记忆的闸门。

原剧情中,参加精英魂师大赛的天水学院战队,印象最深刻的是水冰儿、水月儿和雪舞,其她几位没那么熟悉,但她们主动说出名字后,他也能想起。

刚刚他帮忙调整姿态,手不能太明目张胆,也不能太用力捏。

现在却可以光明正大捏腿玩儿。

这待遇不错嘛,这还得感谢水月儿。

“顾清波,我断言,你能进学院战队。”陆枫笃定的道。

“太棒了!”顾清波很高兴,虽然腿部麻麻痒痒的,但能得到陆枫的认可,不论是真是假,也值得了。

陆枫强大的实力与非凡身份,都增加了可信度。

顾清波与邱若水是新崛起的优秀魂师,她们没有绝对把握能进院队。

“陆枫老师,也帮我算算吧。”

“我也想算算,可以吗?”

“还有我。”

又有几名少女请求摸骨预测。

陆枫胸有成竹,一个个满足她们。

反正只要不知道名字,就不会出现在战队名单中,太容易了。

熟悉剧情原来还可以这样玩,好福利啊。

“陆枫老师,这个玩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雪舞忍不住提出反对意见。

她一开始就觉得陆枫是在开玩笑。

这堂课陆枫是她们的老师,但陆枫本质上也是一名学生。

她见不惯陆枫用这个借口,煞有介事的把揉弄她的姐妹们。

如果是个白胡子老爷爷能预测未来,她还信一些,但陆枫虽少年老成,实际年龄比她还小几岁,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。

“这不是玩笑,我是认真的,你不信?”陆枫道。

既然被架起来,只能一条路走到黑。

“我从来不信这些玄乎的事情。”雪舞倔强的道。

“如果我都算对了呢?”陆枫似笑非笑道。

“不可能,我可以跟你打赌。”

“打赌?怎么个打赌法。”

“你输了,放弃与冰儿恋爱。”

雪舞早想说出这句话。

陆枫已经拐到了水月儿,虽然是水冰儿主动去陆枫房间,但她想为水冰儿打抱不平。

她清楚水冰儿太单纯,对男女爱恋懵懵懂懂,怕水冰儿吃亏。

陆枫收起笑容,表情肃穆道:“不,冰儿不是赌注,我哪怕用命来赌,也不会用我的女人做赌注。”

闻言,众女不由得注目在陆枫身上,眼中异彩闪闪。

好霸气!

好有男子气概。

远远观看的水云梦也有些动容,陆枫对爱的定义,竟如此深刻,从这细节便能看出陆枫很有责任感和担当。而无责任感、逃避责任的男人,永远不会有什么大成就,只会给女人带来伤害,例如她的丈夫。

水冰儿,水月儿心内都泛起感动,越发觉得陆枫是个可以依靠的人。

“这样吧,如果我输了,就脱光光在天水学院中果奔一圈。”陆枫笑道。

“噗……”许多女孩忍俊不禁的笑喷了。

这么一说,倒是有许多女孩想看到陆枫输。

“呸!谁要看你果……”雪舞啐了一口,又想到,以陆枫的身份,这对他是极大羞辱,因此点头道,“也好,就这样定了。”

“别忙答应,如果我全算对了,就是你输,你又怎么做呢?”陆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