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泡书吧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泡书吧 > 历史军事 > 扼元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约定(中)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二百六十八章 约定(中)

“肉烤熟了,肉烤熟了!”

夜色彻底黑下来,倪一扯着嗓门叫喊着,阿多也跟着嚷嚷几句,好像这事有他两人的功劳。

旁人则道:“急什么!再等等!”

此番随同郭宁前来莒州的,有个新的护卫首领,便是箭术绝佳,一箭命中拖雷的野狐岭溃兵张绍。

在随同郭宁突袭拖雷本部的时候,赵决的肩膀受了伤,因为箭簇切过一处重要筋腱,到现在还屈伸不利,想要恢复当年那般神射,至少得经过小半年艰苦训练。

这样的伤,张绍也受过。他在野狐岭战场受伤,又在河北受凉着水,伤势足足过了一年半才痊愈。好在一旦痊愈,就与健康时并无不同,所以赵决倒也不担心。

因为这个缘故,众人回程的时候,就只能看着张绍张弓搭箭,展现射术。他射了好几只南下越冬的灰雁,当作晚上野营的牙祭。

这会儿燕宁带人在路旁立了个铁架子,将张绍射下来的鸟儿洗剥干净,抹了些盐,放在铁架子上缓缓旋炙。北人烤肉,本不必那么复杂;这种做法,乃是南朝宋人喜欢的,燕宁的天胜寨这里,常常与宋人的商贾往来,学了这一手……口味确实好。

没过多久,一整只灰雁烤得通体金黄,表皮焦脆,油脂不停滴落下来。而香气弥漫,令人人食指大动。

郭宁闻到了香气,才睁开眼睛。

原来也没过多久,就只是一支灰雁烤熟的工夫。

他揉了揉眼,从毛皮堆成的毡包里坐起,看看四周,觉得身体有些僵硬。那是东面大洋深处,深邃湿重的空气不断洇入内陆的缘故。

这几年的天气一年冷过一年,这会儿才十月末,昼夜的温差就大得吓人。郭宁一路行来,见到许多河流已经结冰了,哪怕在篝火旁,也能感觉到寒意骤起。

此番郭宁长途往返磨旗山,用意并不在厮杀,而在于向山东地方豪杰们展现定海军奔袭斩首的能力。

只要是聪明人,一定能够理解郭宁此行所带来的巨大威慑。这种威慑力,足以抵销甚至摧毁杨安儿、刘二祖多年经营地方所造成的控制力;这就是一个始终盘踞在山东的,小一号的蒙古军,任何时候都能掌握战场主动权,欲战则战,欲走则走,进退自如。任何人与之为敌,只有反复挨打的份!

杨安儿和刘二祖既然要响应李全,那必定诸事箭在弦上,不容半途而废,郭宁有十成的把握,知道他们一定会屈服。

当然,双方达成协议以后,郭宁也没有在磨旗山久留。

那地方终究是杨安儿的地盘,他一声令下,保不准能在四乡八寨召集起上万人来。万一把拐子马轻骑层层围裹了,也是麻烦。所以郭宁确认约定后,当即收兵。

两百骑照旧疾行,只两个时辰,就离开了莒州,进入密州境内。

这一带,乃是两州交接处的山地。南面有杨安儿重兵布置的隘口,唤作五莲川的。而山地本身,唤作九仙山,山中峰峦十有一,磐石十有八,也是自古以来奸徒亡命出入之处。

这山间最有力的一队土贼,首领唤作高歆。此人以擅使双枪着称,部下虽只数十人,却颇剽悍。又因为高歆的祖上原是官宦人家,读过书,不是寻常粗鄙之贼,故而与燕宁有些交情。

此前郭宁和蒙古军大战的消息,高歆也曾听说过。前日燕宁来到,细细讲述连场战斗中的所见所闻,高歆听得如痴如醉,于是决定向郭宁靠拢。

终究杨安儿在地方上,还做不到如臂使指,或多或少总有些不服他,或者与他敌对的力量在。郭宁所部骑队,便是得了燕宁的介绍,藉着高歆的掩护,这才长途往来,并无阻碍。

而回到此地以后,骑队便脱离了杨安儿所部能直接控制的范围,可以优哉游哉折返莱州去了。

这会儿相貌俊朗的高歆正取了罐蜂蜜出来,小心翼翼地往大雁身上涂抹。一边抹着,他一边对赵决等人讲述九仙山里的传闻琐事。

据他说,南朝宋国强盛的时候,有个姓苏的大文人在密州当知州,这苏知州常常流连此地,还写了一首江城子,赫赫有名。

说到这里,高歆吟咏了这阙词给众人听,众人连连叫好。

郭宁也大赞了一声。

他读书少,乏文采,但鉴赏能力居然不差,只觉这一阙词气象恢宏豪迈。其“千骑卷平冈”一句,正合郭宁所部此来千骑席卷之势,而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一句,又正是郭宁的夙愿了,听来实在畅快。

听到郭宁的赞叹,前头众人一齐回头。

郭宁揉了揉眼,笑道:“成了一桩大事,心里松快了些,适才本想稍作,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。”

众人连连点头,好几人都面带微笑:“确实是成了大事。”

原来方才郭宁提了三件事,将于杨安儿达成约定。杨安儿却说,两方在明面上的身份毕竟大不相同,难免缺乏信任,凭空生出其它事端,所以,杨安儿此番起兵,若能一举击溃完颜撒剌、黄掴吾典等人,进而席卷山东,就请郭宁答应一门亲事。

两家若成了姻亲,杨安儿也有理由约束部下,不来侵犯莱州。而日后情势若有其它变动,有这门亲事在,两家也有彼此照拂的理由,不至于立即就剑拔弩张。

这倒是个好主意。

刘二祖顿时起哄。

杨妙真听了,垂首有些忸怩,但脸上笑靥谁都看得出来。她自然是罕见的奇女子,郭宁也是奇男子,无论相貌、才能、志气,胜过了杨安儿麾下寻常反贼何止十倍百倍?

而在郭宁这边,他自幼入伍,天天脑袋里想着的都是行军打仗,这几年又身逢板荡,甚少考虑女色。但毕竟是在血气方刚的年纪,偶尔蠢蠢欲动,也是有的。

何况杨妙真这般英姿飒爽,相貌也不差?

虽说家里还有个吕函在,男子汉大丈夫倒也不必过于顾忌。

郭宁几乎立时就要点头答应。

好在他脑子还是清醒,知道以自家如今的身份,要结姻亲,可不是两个人或两家人的事。这关系到两个军政集团的未来,进而关系到素来独行其是于朝廷和反贼之间的定海军,是否要往反贼的方向多偏向一点。

所以最终他对杨安儿没有做什么承诺,只是告诉杨安儿,他自家以为可行,但兹事体大,须得到适当时候纳入考虑。己方但有定论,两家再行商议不迟。

杨安儿稍稍有些失望,但也并不纠结。不管怎么说,两家的意向总是达成了。

这时各人散开,请郭宁坐到篝火前头。

虽然是在官道一侧,山海之间的平地上,但天穹深黯,篝火跳动,仰头四望,竟也有些天高地阔的感觉。

张绍用小刀切了块鸟肉,咬了一口,长叹一声:“这一场长途奔行,倒是痛快。仿佛当年在北疆界壕以外,草原上的感觉。这灰雁也好吃,不过少了点,不够分的。以后若能回到昌州、抚州一带,我射只肥硕黄羊,做烤羊肉给你们吃,一顿吃到你们撑!”

黄羊确实肥嫩可口。郭宁少年时,父亲就曾去草原打猎,射了一头黄羊回来大家分享,众人吃得眉飞色舞。后来蒙古人势强,北疆的屯戍军便很少再敢深入草原狩猎。印象里,那一回就是最后一回了。

郭宁沉默了一会儿,哈哈笑道:“那就说定了,以后咱们烤黄羊吃。”

他转向高歆,继续笑道:“高寨主的蜂蜜很甜,也得带上。”

高歆颇好奢华,身着团花盘领袍,腰缠着玉兔鹘腰带,戴一顶锦面软脚幞头,看起来像是个风流公子。听得郭宁这般说,他起身郑重施了一礼:“愿随节帅。”

众人都笑,燕宁拉着高歆坐下,切了块雁翅给他。

而郭宁身边还有一人,盘膝端坐。篝火闪动,可见他脸上神色复杂,有不甘,有隐隐的愤怒,也有惶恐,还有一点儿拘谨和受宠若惊。

“耿使君也请尝尝,不必客气。”

被郭宁称作“耿使君”的,赫然便是与杨安儿往来密切的登州刺史耿格。

耿格苦笑着回礼:“好,好,多谢节帅。”